你全家都gay里gay气的

作为新初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狗崽】异鬼学院

#世界观设定清奇
#ooc使我快乐
#小学生文笔




第二章
虽然不清楚一切是因为什么,但妖狐还是识趣地点了点头,吞下满腹的疑问和他们一起躲藏起来。
突然教堂的门被打开,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冲了进来,又立刻关上门。
那个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却没有注意到门缝渗入的鲜血,如同两只手臂一般靠近他的双脚。
一声惨叫响起,那个刚刚送了一口气的人被硬生生抓住双脚拖出门缝,惨叫声回荡在空旷的教堂里,地上的影子隐隐约约形成了恶魔。地面和门形成了一台绞肉机,只剩下血淋淋的肉泥和碎骨还存在于那里。
妖狐扭过头不去看那里,血腥味刺激着他的嗅觉,看看其他三个人的表情,绿色衣服的女孩脸色越发凝重,长发女生淡淡地撇了门口一眼就如同什么都没有看见一样,那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更是连看都没有看过一眼,就好像根本就没有人死亡一样。
“这三个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有人死了吗!”妖狐低声喃喃自语着,胃里翻腾的胃液让他想吐。但比起那股恶心,他更想不通为什么身边的这三个人就算看着有人死亡,也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教堂里传来了脚步声,不知何时,除了他们藏身的地方,都坐满了人,那摊肉泥也消失不见。
一身黑衣的人从中间走入,开始祷告,从散落的长发上不难看出这是个女性,面纱后的声音却是异常低沉。
声音还未停下,底下的人都蜂拥而上,高大的身影淹没了那个黑衣女人。
不过几分钟,那些人就转过头,嗜血的眼睛看向了他们的藏身之处。
妖狐背后已经冒出了冷汗,却看见其他三个人已经开始在试卷上写了什么。
趁着那些人还未攻击,妖狐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着答案究竟是什么。
随着第一张试卷的粉碎,已经有一个人开始消失,预示着她完成了考试,且回答正确。
看着那个绿衣女孩的消失,人群中发出了怒吼,妖狐看见了和黑衣混在一起的碎肉。
那个女人死了,还有尸体……这么说,那个人应该就是人类吧!
急切地拿出笔,一个字还没写下就被抢走。
妖狐惊愕地看着那个戴着面具的男子,还有随着咔擦一声断裂的笔。
怒骂还未脱口,随着那个男子看的方向妖狐撇见了一抹黑色的影子,一个丑陋的,已经弯曲到人类不可能做到的弧度的,诡异的影子,它悬浮在那个女人碎尸的上空。
妖狐这才恍然大悟,手里又被塞进了一支笔,待他收回视线,身边什么也没有剩下。
人群已经开始朝他袭来,随着两个字落下,试卷像被撕裂了一般粉碎,眼前已经逼近的人也不再靠近。
妖狐知道,他完成了这次考试,所谓的“入学考试”。他的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前所未有的刺激令他长时间绷紧了神经,放松的那一刻便睡了过去。
再睁开眼睛,印入眼睑的是绿衣女孩紧张的脸,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便露出来笑意:“座敷,大天狗,他醒了!”
脚步声由远及近,不多时便到了他的面前。
妖狐撑起身子看着那三个人,他犹记得这三个人当初面对尸体时面不改色的场景。
“呀~我们还没有自我介绍吧,我叫萤草,大一B级的,学弟,以后要多多指教了啊~”萤草,也就是那个绿衣女孩满脸笑容,兴致勃勃地同妖狐介绍着房间里的其他人。
“这是小座敷,和我一样也是大一B级的~还有那个,他是大天狗,大一S级的学长,你能把名字告诉我们吗?以后很可能要一起考试呢!”
“小生是妖狐……这里究竟是哪里?刚刚发生的是什么?为什么小生现在会在这里?怎么才能回去?”妖狐急切地想知道回去的方法,之前那种地方他一秒也待不下去。
“这个……”萤草面露难色:“我和小座敷才刚刚来一个月,不怎么清楚,你只能问大天狗了。”
“这里是异鬼学院,你收到的那张入学通知书上面不就是这么写的么。”大天狗已经摘下了面具,金色的短发还带着些水珠,神情淡漠:“在这里,每个入学的新生都必须通过入学考试,而考试的内容则要看新生的运气,会直接进入那个时间刚刚开始不久的考试,你已经通过了 也就正式成为了这里的一员。”
“如果没有通过,会是什么下场?”妖狐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身体虽然有些疲劳,但并没有什么疼痛。
“你在开始考试前感觉到的,就会变成现实。当初死在我们面前的那个也是考生,只不过他先被给杀掉了……似乎是第三班的,叫夜叉,也不过入学几天的新生。”大天狗拿起摆在桌子上的水一口气喝了下去。
“大天狗,夜叉的尸体在最后那一刻消失了,应该是被青坊主救了一命。”一直没有开口的座敷端来了切好的苹果。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