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全家都gay里gay气的

作为新初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狗崽】未命题

#人设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
#已经写到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第十六章  
妖狐是被热醒的,从被子里冒出的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和夏天的闷热不同,是一股燥热,除了热,他还感觉到了一股奇怪的感觉,说不清楚,感觉不出,但在全身游走。
而且每当他一边隐忍一边想着大天狗大人时,那种感觉就会加剧,不多时就迫使他从温暖的被窝里爬了出来。
“呃……小生是病了么?”妖狐把半个身子埋在尾巴里,他不曾向三尾狐等式神了解那些事,以为自己得了什么怪病,才会导致这样。
大天狗从藏身多时的角落走出,看着那个一抖一抖的影子,心里笑着他的小狐狸真是傻得可爱,手上的动作倒是好不含糊,把妖狐整个搂在了怀里,敏感的尾巴轻轻握在手里:“阿崽,这是怎么了?”
刚刚被搂住的时候,妖狐其实是想立刻突突死那个家伙的,管他是谁,先突突死了再说!
但那个熟悉的声音迅速抚平了他心里的紧张:“大天狗大人……嗯,小生……小生很热,而且感觉很奇怪,一想到大人就更奇怪了……”
大天狗轻笑两声,一只手不老实地扯开了妖狐单薄的里衣:“这样好些了吗?”“嗯……”妖狐咬紧了下唇,满脸的羞红……他以前和大人再亲近,也没有这样子过啊!
房间里弥漫着旖旎的气氛,再加上小狐狸有些不安的扭动,大天狗的某个部位起了正常男妖都会有的反应:“嗯……那就都脱了吧。”“诶……?”大天狗富有磁性的声音伴随着轻微的“次啦”声,妖狐的里衣寿终正寝,也让有些没回过神的小狐狸更加茫然,助长了大天狗的心思。
“阿崽……”大天狗抱住了妖狐正在发抖的身体,把他敏感的耳尖纳入口中,引起了一阵无法言语的呻吟。
“啊。。啊。。啊。。啊啾!”趴在妖狐房间外偷听的萤草打了个大大的喷嚏,引得跟着他一起趴墙角的神乐一阵不满:“萤草,听不见了诶……”“对,对不起……”萤草赶忙降低声音,专心致志地把耳朵贴了回去。
自习看看,在妖狐的房间外几乎趴了一拍女式神,哦,当然其中还有八百比丘尼和神乐,以及萤草给他们准备的用来堵鼻血的纸。
都抛弃了平日里淑女的形象,趴在妖狐的房间外仔细听着房间里的动静。虽说大多声音都被墙壁隔绝,但还是有细微的动静被她们所听到。
没有多久,吸血姬率先倒下,那一片地上流淌的鲜血让人以为是谋杀现场。
随即,房间里传出了“咕啾咕啾”的水声,其中夹杂着妖狐断断续续的娇喘,白狼拖着吸血姬顶着一丝血皮先行离开。
大半个夜晚过去了,天空渐渐染上了些许的白色,灰色的一片宣告着黎明的到来。
房内的动静渐渐小了下去,在外趴了一晚上的女式神们只剩下了几个,八百比丘尼心满意足地合上一本奇怪的小本子,拉着神乐回去。萤草也呼吸了几下清爽的空气,清理了一下满地的血迹,带着倒了一地的式神们回去了。
清晨到来,大部分式神和阴阳师都起了床,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神乐和八百比丘尼拿着一本本子精神抖擞,众女式神用暧昧的眼神看着大天狗和妖狐。
妖狐捂着腰,皱着眉头趴在大天狗的怀里轻声抱怨着什么,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天狗以吻封唇。
阴阳师回忆起了骨科兄弟的相亲相爱,隔壁酒吞和茨木团子,再看着眼前的这一对……
阴阳师觉得自己的眼睛要瞎了,恋爱的酸臭味弥漫了整个寮……
等会儿,咱们寮好像绝后了……
————————————————————————
ヽ(゚∀゚)ノ完结啦,谢谢没有嫌弃我的亲们~以后可能还会继续开坑,希望能得到支持!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