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全家都gay里gay气的

作为新初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狗崽】未命题

#人设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
#已经写到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第十二章  
上一章说到隔壁寮,我们就来说说那个寮里的阴阳师年糕子。
她是个妥妥的欧洲人,刚出现没几天就召唤到了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不过那女人似乎有恶趣味,就是不肯给茨木升级,天天看着小小的茨木跟在酒吞屁股后面喊:“吾友~吾友~”然后酒吞虽然想发飙但对着还没长大的茨木就是吼不出来。
不久还召唤出了红叶,年糕子脑筋一转,立马给红叶升级觉醒升星,看着母性光辉泛滥抱着小茨木各种哄的红叶和跟在后面的酒吞,年糕子笑得更奸邪了。
这天,年糕子又召唤出了阎魔,心情简直不能再好,正好碰上阴阳师带着几个式神来串门喝茶,看着外面白雪飘飘,大天狗虽不想出去但作为他们寮的扛把子还是不得不跟着。
妖狐慵懒地蹭了蹭大天狗的脖子:“狗子,小生能一起去吗?”“不行,等冬天过去了再说。”对于小狐狸的身体,大天狗可是一点儿都不愿意退让,虽然三尾狐说了这是正确反应但着凉了可就不好了,他可不想看到小狐狸像荒川一样发烧。
阴阳师已经带着众式神准备完毕,就等着大天狗:“对了,狗子,把崽子带上吧~”“阿爸都这么说了,就让小生一起去吧。”“……好吧。”大天狗拍了拍妖狐的头:“但不许离开我的范围。”
妖狐想了想变回了狐狸,趴在大天狗的手臂上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吱~”
当年糕子看到隔壁阴阳师带着许多式神来串门,尤其是那只用翅膀包着左臂还总是往他左臂上看的大天狗时,立刻来了精神。
她又闻到了jq的味道!
“你是隔壁寮的阴阳师吧,幸会幸会,我叫年糕子,你家大天狗左手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年糕子一边应付着阴阳师一边盯着从大天狗羽毛里冒出来的一小撮紫色绒毛。
闻言,阴阳师点了点头:“狗子非要带着崽子一起出来,所以我就让他用翅膀护着崽子了。”
诶呀,这对cp不错~年糕子暗搓搓地流露出性奋的眼神,让她身后的酒吞打了个寒战……他阿妈整天看着他和茨木嚷嚷什么攻受,红叶来了以后更是不停地叨叨着什么。
妖狐似乎也没有那么困了,一溜烟爬到大天狗肩膀上坐着:“吱吱,吱~”
“这是就是崽子,因为方便狗子带着所以变成这样。”阴阳师客客气气地和年糕子攀谈起来,没有注意到年糕子对着大天狗和妖狐的眼神里冒着桃心。
妖狐被盯得一阵恶寒,转头便看到年糕子不正常的眼神配着桃心………这女人不会喜欢上大天狗大人了吧!
大天狗看着突然炸毛起来的小狐狸,伸手安抚了下:“等一会儿就能回去了,乖,阿崽。”妖狐不满地哼哼两声,张嘴咬住了大天狗的食指,没有用力,轻轻地磨着,柔软的舌头也卷了上来。
大天狗一脸的无奈,宠溺地把小狐狸的尾巴拽了两下:“松口,阿崽听话。”“吱~”妖狐松开他的食指,冲他叫了一声才爬回他的左臂继续挂着。
这个时候,妖狐和大天狗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年糕子盯上了,等待他们的是什么的?(喂!作者你不要把人家年糕子一个小姑娘写成这样啊喂!)
——————————————————————————
那么,问题来了……狐狸真的是吱吱叫的嘛?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