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全家都gay里gay气的

作为新初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狗崽】未命题

#人设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
#已经写到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第十章  
其实,在荒川发烧的那几天。
“……大天狗大人,请不要在小生这里耍无赖。”妖狐踩了一脚大天狗的翅膀,躺在床上:“小生不欢迎你。”
大天狗起身站在一旁,这几天下来他算是明白了,要治治这小狐狸就必须比他更不要脸:“可我就是想。”
“……”妖狐无言以对,干脆闭上眼睛小睡一会儿。大天狗轻手轻脚地把他抱在怀里,轻柔得如同对待易碎的瓷娃娃一般。
妖狐的尾巴晃了晃,睁开眼睛带着些许不满的神色:“请放开小生。”大天狗不为所动,还抱得更紧了些。
妖狐见装,干脆一口咬在大天狗手腕处,血腥逐渐弥漫开来,小狐狸心疼地松开了嘴,心虚地用眼角看着大天狗:“小生……大天狗大人,请您现在去找萤草姑娘治疗可以吗!”
大天狗把下巴搁在妖狐的头上,末了还轻蹭几下:“我不要。”“那……那放开小生,小生帮您包扎。”“可以……先把敬语去掉,再让我抱一会儿。”没有受伤的手不安分地抓住小狐狸乱晃的尾巴,轻轻揉了揉:“听话。”
“呜……可是……可是小生看着您……”妖狐踌躇着开口,被大天狗用力地捏了一下尾巴尖,差点哭出来:“小生看着你……受伤会……难受……”“嗯……”大天狗妥协,松开了双臂让妖狐得以起身。
小狐狸刚一恢复自由就光着脚“啪哒”“啪哒”地去找了一块干净的布条,还有之前萤草硬是塞给他治疗外伤的药膏:“请大人把手伸出来。”大天狗反了个身,用翅膀把自己包起来。
“……把手伸出来嘛。”妖狐扯了扯大天狗的翅膀,声音里带着委屈的调调。
大天狗这坐起来,把手伸给小狐狸看。深深的牙印在他白暂的手腕上显得极为明显,虎牙的伤处,鲜血一滴一滴地渗出。
虽伤口不深,但全是自己造成的,小狐狸看着好不心疼,把鲜血轻轻擦去再均匀地抹上药膏,用布条紧紧包扎好,最后打了一个小巧的蝴蝶结。
大天狗把蹲在地上盯着他伤处看的小狐狸拎到怀里:“做得很好……阿崽。”
亲昵的称呼,被荒川一时兴起而骗了的小狐狸再也忍不住,把头埋在大天狗的胸口抽泣。
泪水慢慢浸湿了大天狗胸口的一块,妖狐断断续续地把荒川和他灌输的玩意儿全部告诉了大天狗,在大天狗的笛声下进入了梦乡。
大天狗抱着怀里乖巧的小狐狸,准备等荒川病好了再折腾他,等时间空下来了,再慢慢和小狐狸算账。
————————————————————————
突然感觉挺对不起荒川的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