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全家都gay里gay气的

作为新初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狗崽】未命题

#私设成灾
#人设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小学生文笔










私设:
所有式神等级到达十五级之前都是幼体
脸狐觉醒之前就是狐狸耳朵















第四章  打屁股
七天就这么顺顺利利地过去,每天妖狐抖捡一些大天狗的羽毛在他的房间里叮叮当当地做什么,时不时会有风刃破墙而出,让一直在远处观望的大天狗都有些疑惑。
是的,虽然每天他都对妖狐冷若冰霜,但没到晚上他都会在最容易观察到妖狐也最不容易被发现的樱花树上歇息。
小狐狸的状况让他愈发心疼,但心疼归心疼,再不给他一点教训迟早闹翻天。
时光飞逝,很快就到了大天狗在寮里的生日了。嗯,是指他被召唤出的那一天,他的真实年龄已经连他自己都记不清了。
那天晚上,阴阳师特地破费从自己买得起的东西里挑了许多,现在他正在抱着他剩余的那几十个金币心疼。
啊,昨天他才刚刚把崽子从他的房间里拖出来觉醒,他现在感觉肝也在隐隐作痛。
长成了的妖怪带头喝起了酒,大天狗一边接受众式神起哄一般的敬酒,一边用眼角搜寻着小狐狸的踪影。
直到盛宴结束,妖狐才抱着一个包装简略的盒子出现,手上缠了些许绷带和肉眼可见的擦伤,大天狗的耐心渐渐变差,走过去捞起小狐狸,将他的脸与自己凑得极近:“这几天在做什么,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小、小生……”妖狐在空中胡乱蹬着腿,大天狗大人温润的气息混合着淡淡的酒香拍打在他的脸上:“小生在做这个……”说完,他怯生生地打开那个盒子。
一把羽毛扇从盒中落下,被大天狗接住。木质的扇骨略显粗糙,在隐蔽之处似乎还有残留的血迹,乌黑色的羽毛和羽毛尖端柔软的白色绒毛相互映衬,显得彼此更为出彩。
大天狗释然地笑了笑,原来小狐狸那几天的行为是为了制作这把折扇。
但转念一想,那白色的绒毛看着就令他熟悉,还有那些隐蔽的血迹,莫不是小狐狸被自己的风刃割伤,现在还不肯告诉他?
大天狗想到此处,眯了眯眼睛,看到了小狐狸一直掩藏着尾巴:“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说出来,这上面白色的毛是哪里来的?”
“小生……”妖狐的手抓着衣角:“小生做扇子的时候把手割伤了一点点……白色的毛是小生尾巴上的……”说着他抬起尾巴,露出尾巴下方明显秃着的一片,用绷带简单包扎了一下的伤口,似乎现在还在渗血。
大天狗没有说什么,把折扇小心放好,自己张开翅膀拎着小狐狸飞向了他的房间。
妖狐崽半空中吓得不敢乱动,等大天狗缓缓落地才松一口气。
可还没等他出声自我检讨,大天狗就按着他的腰让他趴在他的膝盖上。
“大……大天狗大人?”妖狐的声音开始慌乱起来,因为他感觉到大天狗的手把他的尾巴从臀部移开,炙热的目光锁定在那里。
妖狐顿时拼命挣扎起来。
大天狗拍了拍小狐狸的头算是安慰,一边解开他的腰带,一边柔声说道:“这次要给你一个教训,否则保不齐下次又犯错。”
说完,在小狐狸半推半就的状态下,大天狗顺利地褪下了他的裤子。
妖狐发誓,那个时候大天狗目不斜视地盯着他的臀部和半露的腰部。
然后,扬手——“啪”
“说,以后还敢不敢诱拐人类了?”
“不、不敢……”小狐狸的尾巴缠在大天狗用来固定他的手上,力道越来越紧。
“啪”
“以后还敢不敢诱拐妖怪少女?”
小狐狸拼命地摇头,眼泪似乎即将决堤。
“啪”
“还敢不听话吗?”
“不……”顺着眼角,两道晶莹的泪滴顺着妖狐姣好的面容坠落在大天狗的膝盖上,最后化为略微深色的泪渍融入大天狗的衣物。
前半夜,寮里充满了不间断的“啪”“啪”声和若有若无的,妖狐的呜咽声。
第二天清早,大天狗就带着还在睡觉的小狐狸去见了萤草,受到了萤草意味不明但带着谴责的目光,在治疗完妖狐红肿的臀部后,被萤草塞了一大堆奇怪的药材,她的嘴里还嘟囔着:“这么可爱的小狐狸被狗吃了。”之类的话。
带着挂在他翅膀上熟睡的小狐狸回去的路上,大天狗受到了无数式神或祝福,或谴责的眼神,还有一句“三飒起步,最高天翔鹤斩。”,令他感觉背后冷嗖嗖的。
除了那晚似有若无的夜风外,没人知道那一晚,小狐狸伴着大天狗飘渺的笛声沉入梦乡。
一同伴随着的,还有大天狗在小狐狸唇边印下的那个温柔到不可思议的吻。
“晚安,我的小狐狸。”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