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全家都gay里gay气的

作为新初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狗崽】异鬼学院

#世界观设定清奇
#ooc使我快乐
#小学生文笔









第九章
“洗漱。”大天狗一把抢走妖狐的手机,把他拎去了厕所:“吾就在隔壁,萤草她们可能还在睡。”
随着关门声,妖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至少他没有被那个叫晴明的人弄死。
水流哗啦啦的声音停下,妖狐刚打开门就受到了萤草和座敷的注视。
只不过前者的脸上泛起了诡异的潮红,后者白了他一眼就转头继续吃早饭。
妖狐茫然地看着他们,直到大天狗忍不住出声喊他了才过去坐下,拿起碗筷用餐。
最后还是萤草憋着一张通红的小脸问道:“那个……那个,妖狐你脖子上的印子是什么?吻……吻痕吗?”
“噗!”
牛奶刚刚入口,如此劲爆的话直接吓得他把牛奶喷了出来。
“咳……萤草,这种事情你是听谁说的,小生脖子上这东西是狗子弄得,但不是你口中的……吻痕,是他起床气发作咬的。”
坐在他正对面的大天狗拿毛巾把脸上的牛奶擦干净,然后也没表态,继续安安静静地吃早饭。
座敷率先放下碗筷:“老规矩,下午三点大家把邀请函全部拿出来,确定每个人考试的难易程度再把闲散的宝器分配一下。”
“嗨~小座敷,那个涅槃是不是很好用~”一串泛着金光的手链被萤草强行戴到座敷手上:“要戴好哦……这个对小座敷的帮助是最大的!”
“这是……什么?”又是没见过的东西吗?总觉得自己和这个时代脱轨了啊。
“第二类宝器,目前一共有二十九种,以不同的方式出现,但主要的能量来源还是那些宝石。”大天狗撩开自己耳边的发丝,有三个泛着红光的耳钉:“我的是针女型,你还没有尝试过,到时候我带你去挑。”
“是吗,好。”
话题经过短暂的讨论,房间又恢复一片安静。
转眼就到了时间,妖狐在自己的房间里找到了一张印着面具图案的信封,前往约定好的房间一起处理。
“妖狐~你的邀请函拿到了吗?”萤草搬着一个巨大的纸箱,隐约能看见其中泛着多重色彩的闪烁。
“小生来帮你吧,萤草。”把邀请函叼在嘴里,妖狐从萤草手里拿过那个箱子就大步走去。
打开门,大天狗神色凝重地看着一张邀请函,妖狐把纸箱放到桌子上,将邀请函重新拿在手中。
萤草最后才到,细心地把门关上:“萤草这次的任务很简单,也很危险……只透露出要在那里躲避鬼魂的追杀,半个小时。”
“那……那不是很简单吗,只要半个小时就可以了。”妖狐看着座敷一下子变得煞白的脸色,不解地说着。
“妖狐,你觉得这里的考试可能会简单吗?”将邀请函放下,大天狗的神色也是严肃至极:“大多考试的难度都是差不多的,在这之外的只有更难,不会有简单,萤草这次考试的时间既然那么短……就说明更加危险。”
意识到了问题,妖狐的表情也不像一开始那样轻松。
“这次的考试,我们班只有萤草一个人参加……把最能保命的二类给她,但愿能碰上白狼和觉她们吧。”挑出许多绿色的宝石,大天狗地脸色才有些缓和:“还好……存了不少。”
座敷点点头:“我和大天狗的考试试题是一样的,就不需要担心了……倒是你,妖狐。”
“小生?小生的还没有看过……”将信封撕开,信纸上只有简短的几个字:
晴明等着你过去。
妖狐虽然不清楚晴明这位学长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但他知道这个人绝对不简单。大天狗他们有恩于他,他本身也不是那种乐意把别人牵扯到自身麻烦中的人。
强撑起笑容:“应该没事,纸上只写了戴好面具这几个字。”
大天狗的脸色却是又凝重了几分:“是么……妖狐,这蝠翼你拿上。”
大天狗的掌心躺着一枚紫色的戒指,若是细看还能看见丝丝金光。
“谢谢。”也知道这个时候不应该矫揉造作,妖狐只是点了点头就伸手去拿,谁知大天狗反握住了他的手。
“我帮你戴。”面对妖狐疑惑的目光,大天狗简单地解释了一下:“用针女的力量帮你和戒指契合一下,否则剧烈运动之下可能会掉。”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