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全家都gay里gay气的

作为新初三,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狗崽】异鬼学院

#世界观设定清奇
#ooc使我快乐
#小学生文笔



第八章
再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妖狐动了动手脚,却意外的发现自己的右手和右腿已经彻底麻掉,一点儿力气都用不上。
艰难的把头从左边扭到右边,还没看清呢鼻梁就被一个坚硬的东西撞了一下。
“嘶……”用左手揉揉有些发红的鼻尖,呼吸间除了空气还带有一丝清香。
看着距离自己的脸不足十厘米的大天狗的头,妖狐大概明白为什么他右边的手脚全麻了。
侧着身子,妖狐凑到了大天狗的耳边,深呼吸一口:“王八蛋大天狗!起床了!!!”
睡梦中的大天狗还在为了大义和黑山老妖决斗,哪知下一秒就被妖狐一嗓子直接吼醒了。
看着大天狗有了动静,妖狐对自己的行为很是满意,准备把手抽回来。
下一秒就大天狗翻身压住了大半个身体,蔚蓝的眸子里燃烧着一团怒火。
妖狐暗骂不妙,他怎么就忘了这小鬼自古强大的起床气,估计这回糊弄不过去了:“哈哈哈,狗子……咳,已经早上了,所以小生喊你起来,合情合理,嗯。”
回答他的是大天狗毫不犹豫地在他脖子上啃了一口,留下来一个显眼的牙印。
“嘶……你这小鬼,小时候咬人就算了怎么长大了还咬。”妖狐皱了皱眉,把大天狗推开:“名字里带狗也别老咬人啊。”
“我乐意。”发泄了起床气,大天狗理了理衣领恢复面无表情的状态,好像刚刚压着妖狐咬脖子的人根本不是他。
揉了揉脖颈上的牙印,妖狐也是无奈。小时候凡是他把大天狗叫醒,脖子上准少不了这么一个牙印,他倒也是被咬的习惯了。
“昨天发生什么了……我的记忆停止在吃了萤草的咖喱和嘴里的怪味。”大天狗揉了揉额头,打开手机查看了下时间:“时间过去一天了。”
“呵呵……萤草昨天的咖喱,简直有毒,你吃了一口就被辣倒了,小生也一样,估计她现在应该消气了吧。“
“是吗,不过今天一过我们就要迎来下一次考试了。”大天狗也没在意,从床上爬起来:“跟上,去洗漱。”
“明天就要考试了吗……第一次的事情还真是让小生永生难忘啊。”还在感叹中的妖狐看着大天狗的手机,才突然反应过来,既然他们有手机,那又为什么不能联系外面的人呢?
拨通了电话,传来的却是一个沉稳的男声:“考生妖狐,你的言行和一举一动都在监视中,不过只要你不做出出格的事或者说出学院的事情,我们考官是不会折腾你的……不过,如果你将学校的事情说出去一个字,下一秒你就会死掉。”
“……”电话那头的妖狐沉默了一阵:“小生可以同家人报平安吗。”
“我们已经替你说过,到国外历练,没有十年回不去,所以一切都很好。”
“那……小生还有一个问题,这个学院究竟是为什么而存在的。”
电话那头的人欲言又止,另一个清爽的声音又插入。
“晴明,你又在和考生通电话?又是哪个新生想不开要送死了?”
“嘟——嘟——”
马上电话就被掐断,屏幕上显示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刚刚的话,你只要敢说出去就会被彻底抹杀,尸体会分成尸块分送到通讯录每个人面前。
看着这条令人毛骨悚然的短信,妖狐觉得全身的温度都降到了冰点。刚刚的话?难道不是所有人企图和外界取得联系都会收到的警告吗?还是说……那个名字?
“妖狐,还在磨蹭什么?”大天狗等了许久也没看到妖狐,从厕所折返便看到妖狐呆呆地拿着手机,似乎是陷入了沉思。
“大天狗……小生问你,你认识晴明吗?”话音刚落,妖狐就感觉到有一冰凉的触感抵在他的脖子上。
“知道,不过知道的并不多。”“能给小生讲讲嘛……有些好奇。”
大天狗虽然奇怪妖狐怎么知道晴明这个名字,但还是开口:“他和其他几位都是学院的第一批学生,以四年的时间成功毕业,但没人知道他们离开学院之后去了哪里,社会上也没有任何与他们有关的事情,同样的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是怎么把毕业时间硬生生压缩到了四年,他们的记录至今无人能破。”
“是吗……小生也只是听说的。”似乎是妖狐的反应颇为无害,脖子上异样的感觉消失了。

评论

热度(6)